事实上,在印度与西藏两地都曾存有许多种的时轮金刚传承。直至今日,我们在西藏最重要且最广为人知的时轮金刚传承有两脉:多罗那他的觉囊巴传承——也就是现在噶举派所沿用的;以及布顿的传承——现为格鲁派与萨迦派所追随。
  这次(一九九O年)在加拿大多伦多所给的灌顶是觉囊派传承,该传承与伟大的第一世蒋贡康慈有密切的关系;事实上,它是出自於他的五宝藏教法中,其中一部名为《一切圆满教授》(All——Profound Instructions)的宝藏。在该教典中,他将当时仍存於西藏的八种时轮金刚传承与修法,全部汇集起来。其中还有萨迦、噶举、宁玛、格鲁、噶当等一切不同的传承与修法,如施身法,时轮金刚等所有的修法仪轨都放在一起。
  因此它对噶举传承十分重要——特别是现在,因为这是时轮金刚的时代——全球遍布著不安。这就是时轮金刚密法要昌盛的时候。那正是为何GMB法王指示我们,要把时轮金刚传到西方的原因。而我自己的时轮金刚传承,系得自於十六世GMB舆第一世卡鲁仁波切。
  如你们所知,佛陀是在秘密主金刚手的化身——香巴拉国王达哇然波(Dawa Zangpo)的请求下,教授了时轮金刚密续的。此後,时轮金刚密续的修法就在香巴拉变得十分重要。事实上,整个香巴拉王国就是时轮金刚的坛城。并且从那时起,历代所有的香巴拉国王都是时轮金刚密续教法的传承持有者。
  一方面说来香巴拉王国就是我们的世界,但香巴拉同时也是时轮金刚的坛城。如同佛陀所曾授记:时轮金刚法将为解脱生於黑暗世纪之众生而传扬——现在黑暗世纪已渐露曙光。只要黑暗时代出现,时轮金刚将会有更多更多的化现。
  修习密法的目的是在转化未来的前景。特别是这个密法的名字叫做「时轮」,意指过去、现在和未来——遍布一切。这就是为什么时轮金刚对这个时代更具意义的原因。因为诸佛菩萨,特别是时轮金刚与住世上师的加持力,这个修法会为世界带来更多清净的远景。即使许多人可能并不修行,他们仍将从时轮金刚那儿得到伟大的启示。
  在密法中有许多本尊,每一尊都代表了现象等等之象徵。最高的无上密法都有外现象、内金刚身与最深奥纯净的本尊等之象徵。这些总是相随不离的。例如,在时轮金刚坛城共有一百位本尊。每一尊代表不同的身体、脉与明点;而外层上他们代表了不同的星球和世界。这全都是时轮金刚坛城的一部分。然而时轮金刚本身虽即代表一切诸佛部族,但对那些舆他有缘的人也可以他为主修的本尊。
  关於时轮金刚如何影响世界趋向和平上,由於现在世界上正在发生——如战争与其他负面的事,正关系到四大舆时间的外在能量。当我们举行时轮金刚的灌顶仪式时,以诸佛、菩萨、传承上师,舆时轮金刚——这一切现象的本质的力量,使它带给了世界和平与和谐。你们是不是也如此认为呢?
  至於有关西藏文译成英文等语言的问题,我认为重要的是翻译工作者必须和西藏老师们一起工作,而不是尝试著独自去做——特别是在密续、密法上。了知如何去读懂它诚非易事。
  有两种翻译法:直译舆意译。而大多数把藏文翻成英文的人都尝试走意译一途,他们并不直译。但如果你看看从梵文翻成藏文,特别是密法、密续,大多是逐句直译。我了解当你们那样做的时候,会使它并不难懂,但那将无法真正地保持每个东西在一起,而那正是从事这类翻译所需要的东西。此外,翻译人员同时也有必要从一位上师那儿,领受口传与注疏。
  对此我有点忧心。每个人都认为如果他们逐句地直译,就不会有人买那本书了;也许他们更关心的是书的销路,而甚於保存教法。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。事实上,那是密法如何保持极秘密的方法——如果你只是把它给某些人去读,他们将无法了解它。
抢庄龙虎-官网  明白的说,它是必定要有老师的,所以我认为这些问题十分重要。现在关於历史和传记的老师上没有问题;在显教经典上也没问题。但在密续、密法上,如果是意译,那至少要做个注解,这是最低限度,因为它是很危险的。我并未读过许多英文书,但我好好的读过几本,在困难的部分他们总是翻得晦涩、浅薄,因此它是极难解释一切的。那正是我宁愿那样做的原因;也是古代译师们为何都是逐字逐句翻译的重要性。